风水局小说林一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风水局小说林一然人TXT免费电子书下载

来源:迅雷下载 百度云 责任编辑: 更新时间:2016-12-10 19:40:29人气:9
风水局小说林一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风水局小说林一然人TXT免费电子书下载,小说很多人都喜欢看。小说里面的精彩也是我们不能体会的。下面我们一起去阅读小说全文精彩剧情!
精彩章节节选:
而且,赵氏很忙,因为她生了五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侯府少爷小姐们是两房一起序排行的。赵氏的五个女儿分别就是二小姐阮安檀、三小姐阮安柟、四小姐阮安梅、五小姐阮安桐和我们的女主七小姐阮安槿。而侯府中排行最大的则是大房大夫人所出的阮安华,排第六的也是大房的,不过却是庶女,唤作阮安姝。 
赵氏自己当年是帝都有名的美人,附带才女,当然也致力于把女儿们培养成新一代的领衔才女们,所以忙得很。 
不单于此,女儿逐渐长大,赵氏更是发现了更重要的事情–嫁女儿以及给女儿攒嫁妆。这实在是复杂无比又费心又劳力的事情。这让从小就顺风顺水,十分美貌,五分才情被国公府门第硬给拔成十二分美貌,九分才情的赵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对赵氏来说,她的女儿们,当然是一个赛一个的好。论美貌,完全承袭了赵氏皇族多年来一层一层滤过来的美颜,拎出去个个都是容光照人,把别家小姐都衬成路人甲乙丙丁的主,论才情,哪个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姐妹们还发光的各有特色,并不像是一套精致的套瓷娃娃,一溜儿的都一样。 
所以,女儿们都是最好的,都是赵氏的骄傲。 
然而,但是,她们生在了忠毅侯府,爵位可能很快就随着她们祖父阮老侯爷仙去的忠毅侯府。 
不是传承数百年的世家,也不是世袭罔替的公侯府。等她们祖父去世,她们家族最大品级的官就是她们大伯-正六品的户部主事,他们的老爹只是个没有品级的举人,每天只会和老友开个茶会,赏个石头,游个湖作个画的散人。据说,在文人圈里地位也不高,安槿私下想,不知道她老爹这样,熬个几十年能不能熬成个名士。 
这么些年,二夫人赵氏不是没有感觉到落差,但这么些年,侯府爵位还在,落差就还没这么大,更何况她一嫁入阮家,就不停的在生女儿,养女儿,教女儿,所以还没有深刻的意识到这个情况。尤其是大女儿阮安檀三年前刚十二就定给了自己大哥顺国公世子的第三子赵承安,她便理所当然的觉得自己的女儿应该在勋贵圈里还是抢手的很。 
直到去年开始她积极给十三岁的二女儿阮安柟物色对象的时候屡次碰壁,才惊觉不好。那些她看上的勋贵家族竟然看不上她小小年纪已清丽绝伦的女儿?!来提亲的都是什么人?! 
二皇子的侧妃?那死胖子的侧妃已经有了三个,嫡子两个,庶子五个,女儿无数个,竟敢求娶我的女儿? 
承恩公家的小儿子?那小子不是整天斗鸡走狗,还去戏园里为个小倌争风吃醋,打死过人?谁家夫人见着承恩公夫人不是藏着女儿,生怕一不下心被看上,就被太后给赐了婚,那可不是讲理的主。 
甚至连老太太的娘家前安南伯府刘家都打上了阮安柟的主意,撺掇着老太太明示暗示了好几次。想把她女儿填进那个无底洞?老太太真是为了娘家,都不记得这是她亲孙女了。这前安南伯府说着好听,其实现在就是个破落户,早没落的不成样子了。 
二夫人的信心在一次次试探一次次碰壁以及一次次糟心的提亲中越磨越薄,都快成纸片了。 
这纸片终于在这日众人给老太太请安时,老太太宣布,要将刘家表小姐刘浣珠给大少爷做二房的时候,噗通一声破了,满满的忧虑止也止不住,深深占据了二夫人不算强壮的心灵。 
就算赵氏承不承认都好,明天的阮家说不定就是今天的刘家。 
老太太娘家刘家也是五世而终的勋贵府,最后一任安南伯就是老太太的大哥,只是五年前去世了。随着爵位和相随的田产被收回,短短五年,刘家便已破落的不成样子。 
刘府大夫人钱氏有三子二女,大女儿浣珍嫁给了一个读书人家,规矩严谨,又因对破落的安南伯府很是看不上,直把个浣珍管的惨比坐监。因此钱氏便把小女儿浣珠送来了阮府,希望老太太能够帮着养着,最重要是看能不能找个好人家嫁了。 
几年前大房二少爷阮启明还没成亲的时候,刘家还打过阮启明的主意,可惜大夫人崔氏看的紧,到底没得手。 
万般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是赖上了大房,只却不是明媒正娶的正室,而是尴尬的二房。 
这日众人便是在寿安堂给老太太请安时,听到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好在大夫人大少奶奶都抱病没来请安,来的就是二夫人赵氏和一众小辈们,没有直接的关系,大家都神色各异的一致保持沉默了。 
老太太看众人的脸色,到底有点尴尬羞恼,怏怏的摆摆手便命众人退下了。 
回去的路上,赵氏脑子不知为啥诡异的就出现了自己宝贝女儿跪在她们外祖母面前梨花带雨要死要活,侄儿们满脸猥琐灰溜溜探头探脑的模样,这副场景深深惊吓了赵氏,让她甚是心慌意乱,惊恐不安。 
“娘,浣珠表姐真要嫁给大堂哥吗?”三女儿阮安桐好死不活的突然扒上了她的胳膊,冷不丁的出声道。声音一如以往的娇脆蛮憨,带着浓浓的撒娇意味,却委实吓了她一跳。 
“以后不要再叫表姐了。”赵氏急促冷道,“要叫小嫂子或者刘姨娘。” 
“哼,那算哪门子的嫂子!”后面的阮安柟讥讽道。因为刘家曾经打过她的主意,深深把阮安柟给恶心了好一段时间,阮安柟甚是看不上刘家和刘家兄妹。 
“柟儿,那不是你该说的话!”赵氏回头对插嘴的阮安柟低叱道。这还没出老太太院子里,这死丫头就敢这么说话。 
继而看了其他几个女儿一眼:“今天梅儿,桐儿,槿儿你们不用跟我去议事了,回去用完饭就直接去上课吧。不要让不相干的事情扰了心神。檀儿,柟儿你们过来。”说完,也不等女儿们的反应,从阮安桐那里撤了手,便板着脸径直回了二房主院。 
一个不拉都被点名了的姐妹们愣了愣,不禁停住了脚步。往常五姐妹给祖母请完安后,都会陪着母亲一起用完早膳,然后再听母亲管理一下二房院里的事务,每个星期还要听一下给母亲打理嫁妆的外事嬷嬷给母亲报告外面铺子的情形。 
顺国公府是赵氏皇族后裔,当年大部分东西虽然都被齐祖皇帝没了去,但留下的也不少,财富惊人,赵氏的嫁妆因此也格外丰厚。赵氏是个清高的美才女,嫁到阮家后,嫁妆很是发生了几起大的事故。因而顺国公老夫人便专门派了一批外事嬷嬷过来,这些嬷嬷不直接是各嫁妆产业的管事,只是参与部分管理,最主要任务是每个星期要跟赵氏报告产业事宜,并让五姐妹从小就旁听,耳濡目染,也学着知道些外面的事务,好将来懂得管理自己的嫁妆。她们的外祖母可是深刻明白,这几个外孙女可没她们母亲幸运,将来嫁了,可不一定有娘家撑腰,还是要她们自己能干一点好。 
听完母亲的话,姐妹中反应最快的是最大的阮安檀,她摸了摸身侧阮安槿扎着丱发的小脑袋,安抚道:“用完餐,好好去上课,不要迟到了。浣珠那事不该是我们议论的,你们按规矩行事便可。不可偷懒,回头我去检查你们的功课。” 
说完便携了一脸恨恨不屑神色的阮安柟跟随母亲离去了,边走还边传来阮安檀隐隐约约的声音:“……就你这么快嘴,回头叫祖母听到又是事……” 
安槿拽了拽自己稀拉拉的头发,对她二姐喜欢摸她脑袋的习惯很是郁闷。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子,而且这头发也太稀薄了,还有点黄不拉叽的,让她很是不满意。虽然自己是穿越的,但也不能这么区别对待的,凭啥姐姐们头发都是又浓又密的,就她是这样! 
就在安槿继续愤愤中神游的时候,有人拽了拽她的胳膊。转头就见自己五姐阮安桐冲自己不满的嚷嚷道:“七妹,跟你说话呢,你又走神!” 
“干吗?”安槿警惕问。这个五姐爱惹事,还不太有脑子,次次都让人跟着倒霉或收拾烂摊子。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别瞪着你那双眼睛,黑得瘆人。”阮安桐不高兴的拍了拍安槿脑袋,嘟嘴道,“我们去看浣珠表姐吧,怎么样?四姐胆小不肯去,你求求她我们一起去。” 
“你再打我脑袋,我挠你!”安槿怒道,“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别想拿我当挡箭牌!”说完就拉着旁边一直没 
“你再打我脑袋,我挠你!”安槿怒道,“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别想拿我当挡箭牌!”说完就拉着旁边一直没
更多>>

最新资讯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迅雷下载 百度云